我的导师吴小平:人与研究都要认真做

编者按:透过这篇触动人心的故事飨宴,话语之间细细流露出的真切情意,看到这位纯朴和蔼的优秀导师,以如阳光般耀眼的心,担当学生生命里最可靠的引航员,灿烂了一段笑与泪并行的青春。

2013南昌大学新开一门专业——生态学,缘分使然被调剂于此。

被录取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这样一个专业。没有直系学长学姐,只能从网络搜集一些极浅显又的解释,但别无选择我只能硬着头皮前来报道。本以为至少费一的大学时光去了解我的专业,再花费另一半时间去判断自己是否喜欢,最坏的结果就是直到大学毕业才明白我原来如此不爱我的专业,为此我不止一次抱怨着不幸。

入学半年依然浑浑噩噩分不清生态学与其他生物专业究竟区别在哪,转专业想法愈加坚定可此时在我的专业开始了全员育人的试点工作,我们被允许进入学院任何一位教师的实验室去体验,只要你想,就可以从事你喜欢的实验工作,直到发现自己的兴趣

就这样对比了各位老师的研究方向,确定加入中国贝类的权威吴小平教授团队,未曾想到,这次选择于我如此重要。

随着实验室工作的展开、相关文献的阅读,我对老师的研究领域有了初步的了解,同时,每次去实验室,只要吴老师闲下来便会分享一些最信息、它们有趣的行为还有讲解完整科研的流程,让我对这些小小的贝类兴趣愈加浓厚,科学问题的研究思路更加清晰,甚至逐渐打消了我转专业的念头,十分期待与生态学碰撞出怎样火花。

实验室里我可以进行一切我想尝试的实验,自由的环境让我敢想敢试、即使失败了也不会被批评,而是总能得到老师的指点每一个下一次都规避一些漏洞,直到摸爬滚打地形成一篇论文的初稿再到误打误撞地被杂志社接收。

还记得论文审核阶段,正赶上保研名额的确定,迟迟不来录用通知让我忧心忡忡,我沮丧跟老师说明了我的忧虑,不料此次老师不再是出谋划策,而是严肃认真地对我说‘’保研名额有或者没有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你现在要关心的是如何把实验进一步完善,如何把自己的结论写的更深刻,不要为你不能决定的事情浪费时间!一心追求保研名额不顾过程,无异于科研抄近路不可以成为这样的人那一次的谈话让我醍醐灌顶,我放下为保研而悸动的心决定不再去想不再去纠结,而把全部心思放在真正有意义。老师说的很对,一门心思只求结果,很容易为结果不择手段,到最后反而误了初衷,得到荣誉失了人品。

201655,我收到了一个专业相关竞赛的通知,激动不已,满脑子都在想如何跟吴老师申请实验室资源和昂贵的器材,尽快拿到结果参加比赛,越往后面阅读比赛申请要求越觉得绝望,每一队需要一位带队老师,食宿自费。记得那一天坐立不安,思前想后,不知如何开口。但第二天我决定还是要试试,哪怕失败了也不后悔。

听完我的申请,老师思考片刻回答说:这是好事啊,我全力支持,无论需要什么都可以提出来,我帮你们解决。看着眼前的吴老师我心中充满感动和感谢,吴老师略带沧桑的脸上却写满了慈爱,支持我们的想法肆无忌惮地正因此,我竞赛团队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申报材料完成之后交于吴老师,前前后后修改了三次,前两次均为一字一句的把关。直到最后吴老师说基本没问题了,整理整理准备投递申请吧,我便开始激动又自信地期待录取名单公布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绝不会将中国贝类研究领域首屈一指的专家眼前爸爸一样慈爱的人等同。吴老师以身作则,每日伏案工作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差错,确保实验过程、论文用语甚至文章格式都是准确无误这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以后的论文写作方式。

初入生态学,迷茫和懵懂让我不止一次的抱怨命运的不公吐槽调剂的悲哀;全员育人的展开,让我找准兴趣点,甚至打消坚定的转专业的心思,让我深深地陷入生态学的漩涡不想挣脱。

不错,四年大学时光即将终结,曾经的本以为都没有成真,而是有太多美丽的意外。我用了半年的时光来适应,用了两年的时光来体验和热爱再用一年的时光确定我该何去何从……

接下来五年,我将继续从事生态学方向的研究,向更高精的领域去钻研,然而,吴老师的教导终将伴我一生——人与研究都要认真做!

人物简介:吴小平,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高博宇,生命科学学院生态学131班学生。